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天·原创博文

与真诚的朋友同行;与互动的朋友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颗水珠,凝来自经年的云朵?蒸腾为明日的彩虹~~~ 招一招手,我轻轻地来,轻拂牧童的短笛~~~ 漫漫人生路,有朋友知己是最大幸事!让我们结伴同行~~~ [★★★备注:我的摄影空间:http://photo.163.com/bluesky.ydj/#p=1&m=0&page=1★★★] 【【另】】:因空暇时间不多,本人不能经常回访朋友,请见谅!

网易考拉推荐

久违的敲门声——蓝色天空原创散文  

2008-03-30 20:23:30|  分类: 天,总是蓝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笃笃……笃笃……”持续的敲门声传来,我刚好在上洗手间,于是应了声“等等,就来”,可心里却在嘀咕:装着门铃的啊,为啥不摁?

“笃笃……笃笃……”,敲门声还在执着地响,似乎没听到我的回应。会是谁呢?这么固执,还不懂摁门铃?会不会是些杂七杂八的人?曾听说有些小偷进门前就会大声地敲门,如果持续时间长了门里还没见有人回应,他就会破门而入了,心里便噶噔一下上紧了提防的弦。

“笃笃……笃笃……”,声音还在继续,我已无心留恋这松弛自己的时刻了,匆匆起身,一边嚷着“来了!来了!”向门走去,一边走一边心里想着提防的对策,万一门开了冲进个歹徒来怎么应付。

我先在门镜里往外瞧,可门镜好像被挡住了,我拧开锁,小心地把门打开一条缝,一看,是住在我楼下的老大爷,这才松了一口气,忙打开门,请大爷进来。大爷说:“我不进来了!你看,你晾的衣服掉楼下了,我拿着衣服也没办法摁门铃,所以……”一切都释然了,我忙感激地说“谢谢!谢谢大爷!还劳驾你送上楼来,我下来拿就是了!真不好意思!我刚好在上洗手间,还让你在门外等了这么多时间!”老大爷说:“别客气!邻里乡亲的,互相有个照应是应该的!你忙,我下去了。”

望着大爷走去的背影,我的眼睛不知为啥有点潮湿。

似乎不仅仅是对大爷的感激……为啥呢?对了,就为了这久违的敲门声!

以前,都是邻里乡亲合住一个院子,大家熟悉亲密的程度,就像一家人似地,有事情敲敲邻居的门,谁会有提防警戒的心理呢?更多时候,大家毋需敲门就可随便出入邻居的家,唠唠家常,叙叙新闻,有邻居家来了客人,大家也都会拥过来亲热一番。

出去上学了,我就每天晚上期待着门房那熟悉的敲门声,因为他可以带给我家人朋友的来信。甚至连门房的脚步声都听得熟悉了,老远里就可辨出来,然后就充满期待地盼望着他来敲我的门,就像白朗宁夫人当年“每当黄昏降临,在期待中听到邮差的那一声叩门”一样!

可现在怎么啦?不仅敲门声消逝了,尔而出现的敲门声还会给我带来这平添的紧张?是我变了吗?人说人老心思多,可我还不至于很老啊?

门,是在人发明了居所以后为正常的出入而设的。居所的发明,最早的功能怕是抵御风寒雨雪,慢慢又增加了抵御入侵的功能。而门则是出入居所的必经之处。

门,古意是象形字,指一对双开的大门。象现在只有一扇门的,古意是“户”,也是个象形字。在古老中国,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门的含义也越来越丰富。过去,门常常可以代表一个家族、一种势力的身份地位,豪门大族就会有围墙壕沟,而围墙的门更会颇费制作,精工细雕,门旁还会蹲着一对气势汹汹的大石狮子,给来者一个心理震慑。于是,会有“名门望族”这样的称呼,有“豪门贵户”的细微区别,显然这“户”要比“门”低了一个层次。于是有婚姻要讲究“门当户对”,有交往要希望“书香门第”。

尽管这样,古代仍有“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的大同世界之记载。

对于门,还有这样那样的传说故事:有“晏子使楚”里那门的暗示;有贾岛那颇费周折的“推”还是“敲”门;有战争年代里那英雄壮烈的诗句“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当然还有那很蛊惑人心的“芝麻开门”、那憾人心魄的“地狱之门”……

随着时代的变迁,门的一些附加功能慢慢消失了,但一些含义还是存在,并继续产生着影响。

如今,我们这门,更多的功能似乎在于阻隔隐私。我们的许多人,在人前往往要披上这样那样的装饰,只有进了家门,卸下包装,才有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我”。而当午夜梦醒时,又会发现自己的包装是多么的累赘,生活得多么疲惫!

又因为门这阻隔隐私的功能,许多好事者就常常希望透过别人的门,去窥探人家的隐私。因此也就有这个“门”、那个“门”的“热点聚焦”了。

至于门的防盗功能,我想更多的只能防君子而无法防小人了。现在小区里的人家几乎都装上了“防盗门”,一扇上乘的“防盗门”的价格还不菲!可是到了有“现代科技”武装的盗贼的手里,任何“防盗门”都是纸板一块。去年我姐家遭窃,盗贼就用了一张薄的尼龙纸塞在锁芯,然后据说是用啥万能鈅匙把几重防盗的门轻易打开了。

这形形式式的门,有着它的实际功能,不过是否还会影响我们的心理呢?而当我们的心灵也要象现实一样处处设防,时刻把紧自己的心扉之门时,人际的交往还能不堵吗?想想我们现在居住的四邻八居,有多少你是熟悉的呢?更有多少是你能够常来常往的呢?

何时我们才能返璞归真,可以重新出现那“夜不闭户”的大同世界呢?包括我们的心灵?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4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