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天·原创博文

与真诚的朋友同行;与互动的朋友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颗水珠,凝来自经年的云朵?蒸腾为明日的彩虹~~~ 招一招手,我轻轻地来,轻拂牧童的短笛~~~ 漫漫人生路,有朋友知己是最大幸事!让我们结伴同行~~~ [★★★备注:我的摄影空间:http://photo.163.com/bluesky.ydj/#p=1&m=0&page=1★★★] 【【另】】:因空暇时间不多,本人不能经常回访朋友,请见谅!

网易考拉推荐

北川的余震在继续(原)  

2008-11-18 13:43:47|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四川在线——天府早报》报道,本月15日晚上,一对在北川当地小有名气的手艺夫妻,双双身负刀伤,死在自家床上,丈夫杨俊的脚上还缠着一圈电线。

    调查的初步结论以及家属自己的认定,是丈夫杨俊因为震后产生心理障碍,先杀妻再自杀。”

杨俊夫妇,一个是出色的木匠,一个是有名的羌族民俗服装高手。

出事这天下午,夫妻俩还陪着女儿去参加欢迎加拿大客人访问擂鼓镇的仪式。欢迎仪式上,女儿航航穿着妻子朱菊华自己设计制作的一身浅粉色茂县风格羌服,赢得了一片掌声,这让朱菊华夫妻俩非常高兴。当日傍晚,他们还热情接待了一位前来定做羌服的朋友。没有一丝可以引发恶兆的预兆。可悲剧就发生在这天晚上11时。正在北川中学读初一的大儿子波娃推开父母房间的门,发现父母“相拥而眠”,他走上前去才发现:母亲朱菊华脸上有三处刀痕,鲜血顺着面颊流下打湿了枕头;父亲杨俊左手腕有一道伤口,脚上还缠着几圈电线,双双气绝身亡。留下了一双在读初一和小学三年级的孤苦儿女。

地震中,杨俊夫妇借了两万元外债,花费二十万元钱修缮的新居毁于一旦。此后杨俊便常常自言自语:房子没了,钱也没了,啥都没有了。原来一向恩爱有加的小夫妻,也开始有了小摩擦。然后最后双双以这样的方式走上不归路,却是大家所意料不到也是无法接受的。

 

在汶川地震时期,我曾经有文讲过灾民震后的心里障碍问题。在地震灾难初发时期,因为大家都忘我地投入到抗震救灾的善后中,没有时间静下心来悲伤。但是灾难过后,当媒体和公众对于灾区的关注度日见减弱,当灾民有时间有空隙回忆灾难发生所带来的一切,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悲伤就会时不时地涌上心头,就像湖泊的水面,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掀起层层涟漪。

有位在灾难中失去了孩子消息的母亲贺先琼,6月里,她为地震时深陷北川县城的5岁儿子申报了遇难。到了7月,一些消息和传言又似乎在暗示她:也许儿子还活在世上。于是,几个月来,她一直拖着疲惫的身体,沿着蛛丝马迹打听儿子的下落。但每当她幻想敲开一扇幸运之门时,巨大的失望就会接踵而来。而一次次的打击,在她心灵烙上了一次比一次严重的创伤。我不禁想起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失去儿子阿毛的心痛,反复地炙伤着她脆弱的心,最后终于积忧成疾。而地震之后,该有多少个北川家庭像贺先琼这样,亲人在一夜之间音信全无。他们是死是活?人究竟在哪里?不甘心的家属们,开始四处寻找。而一次次的打击使他们一次再一次地欲泣无泪,心灵的创口越撕越厉。

如何切实有效地帮助和医治他们的心灵创伤,实在是我们的政府和组织的当务之急。否则,悲剧还会继续。

 

自杀,是一个人永久解脱自己的最绝对的方法。但为什么要永久解脱呢?有句俗语说:生不如死。只有在一个人面对一切都绝望了厌倦了的时候,没有了任何继续生存下去的欲望和信心了的时候。然后更多的人可能都是偶然的失聪或者糊涂,抑或钻进了牛角尖找不到退路的时候。试想,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他还会怕什么?可他就偏偏选择了这无可挽回的绝路。

 

拿四川北川县委农办主任董玉飞来说,他是一个政府的干部,应该说具有比较健全的心理素质。朋友们说:他平时是个乐观豁达的人。在地震过后,董玉飞与农业局职工一起住在北川中学附近帐篷里时,对于当时大家的低落情绪,他还一再劝说大家,“只要肯做肯干,还能重新再来,失去的亲人,我们把他们记到心里”。

然后就是这位从灾难里顽强逃生又一直奋战在抗震救灾第一线的干部,他从地震的废墟中逃出来了,却最后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且是在家人团聚的传统的黄金十月、国庆佳节期间。他在遗书里留下短短几句话:说压力太大,支撑不下去了,想好好休息。于是,这位已入不惑之年的40岁的羌族干部董玉飞,躺在床上,将一根细绳系在床头,勒住了自己的脖子,用常人难于设想的做法,去找寻那永久的休息去了!

一名北川干部说,重压之下,就是一滴水、一片树叶的重量,都可能让人倒下。

 

至今,许多灾区的人,并没有摆脱心灵深处的痛苦和惊吓,惨痛的记忆总会在不经意间被一再惊醒,就是一次偶然的振动,他都可能会觉得又是地震来临……而面对失去亲人的痛,面对破损家园的哀,那种抑郁、焦虑、失望和无助更会常常袭上心头,心理的阴影会时时象瘟疫一样,在灾区悄无声息地肆虐……

我们该怎样帮助他们呢?该怎样及时制止这些鲜活生灵的沦落、重新点燃起这些人生活和生命的希望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