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天·原创博文

与真诚的朋友同行;与互动的朋友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颗水珠,凝来自经年的云朵?蒸腾为明日的彩虹~~~ 招一招手,我轻轻地来,轻拂牧童的短笛~~~ 漫漫人生路,有朋友知己是最大幸事!让我们结伴同行~~~ [★★★备注:我的摄影空间:http://photo.163.com/bluesky.ydj/#p=1&m=0&page=1★★★] 【【另】】:因空暇时间不多,本人不能经常回访朋友,请见谅!

网易考拉推荐

人性的救赎——有感于湖北襄樊的贫困大学生被资助又被拒助(原创)  

2007-09-04 21:22:12|  分类: 灯下行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看了一位朋友的贴《感恩的心》,说得是网上看到一条消息:湖北襄樊的5名贫困大学生因为受助不感恩而被取消了继续受助的资格。

看了朋友的贴后,我当时便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于是我在朋友那里留了如下言:

  我没接触这些大学生,也不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是否真得会连“感谢”都不

知道……我也没接触那些提供资助的企业家,也不知道他们此举真正用心是啥……

不过我在想,施者如真心关爱受者,那就不仅仅在钱上,还应该在心上,……布施

时你赢得了美誉,那突然的拒施将得到什么?

  看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个父亲周末带孩子去看电影,排队买票时,见到了另一

个父亲带着两个小孩,那两个小孩吵着让父亲给买个票,因为那是他们非常想看的

电影,……但是显然父亲兜里没有足够的钱,他有些无奈又无助地看着两个孩子,

然后说我带你们去公园玩吧?孩子不依……这时,这个父亲悄悄从兜里淘出了一些

钱,然后假装从地上拣了起来,再对那位父亲说:这是你的钱吧?你掉地下了……

那位父亲含泪接过了钱,轻轻地说了声“谢谢!”—— 一切尽在无言中……边上的

孩子目睹了父亲的举动,父亲给他上了深动的一课。

从朋友家回来,脑子里一直还在想着这个问题,感到这个事件还有题外的好些问题和忧虑,特别是关于学生如何良好地成长的问题,很有点寝食无味的感觉,心里也非常急迫地想说上几句。马上查了网上的相关报道,更是有一种不吐不快的冲动。但这个问题我又感觉是这样的复杂敏感,无法轻易下笔。脑子里的想法很多,可又不知从何说起。连续想了几天,特别是自己刚发过的贴《生命之爱》,似乎有点忽然开窍:这些问题,归结起来,不就是如何看待人性、善待人性的问题吗?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去年8月,襄樊市总工会与该市女企业家协会联合开展“金秋助学”活动,19位女企业家与22名贫困大学生结成帮扶对子,承诺4年内每人每年资助1000元至3000元不等。入学前,该市总工会给每名受助大学生及其家长发了一封信,希望他们抽空给资助者写封信,汇报一下学习生活情况。但一年多来,三分之二的受助者未给资助者写信,有一名男生倒是给资助者写过一封短信,但信中只是讲了其家庭如何困难,大意是望能得到更多的资助,但信中没有感恩的话语,让资助者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今年有部份企业家不愿再资助贫困生,因而今年有5位贫困生失去了资助。

这报道一出,网上可谓众说纷纭,可我在网上查到,好像只有香港一燃料公司宋姓老板既为五名贫困生叫屈,又同时愿意由他继续资助他们。他说:看到报道后,心里很不是滋味。这5名贫困生没有及时致谢当然不对,应该予以教育,但如果因此而失去资助,对他们来说是很不公平的。

襄樊学院心理学教师陈玲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贫困大学生感恩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既可以通过发愤学习成为有用之才后反哺社会的方式,也可通过善待、帮助身边人的方式。我想不愧是心理学教师,才能把问题看得更为深入和人性!

网上赫然打了两条醒目标题,以鼓动大家探讨:

受助方:结对子资助让人倍感压力

爱心企业家:只想给她们一次挫折教育

读了“爱心企业家”的话,心里却也很有点不是滋味:真不知道什么叫“挫折教育”,我只感到这些“爱心企业家”的做法有如看到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于是把奶头塞到了他嘴里,但在他刚辨出点味儿来时,又猝然把它拔走,然后把奶头诱在他嘴边,听他的啼哭,凭他的嘶喊,却美其名曰“挫折教育”!

那些学生可能是不懂事,需要教育;或者,学生的心理可能存有这样那样的障碍,需要症治。

但在救赎那些学生的心灵之前,我想更需要救赎这些“爱心企业家”。我只感觉他们至少患上了“功利性精神疾病”,并且不仅在损伤着自己的心灵,更在强奸学生的意志,摧残着他们的身心。这些“爱心企业家”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似乎想训练或者说是投资他们的“走卒”:听我的话,按我的意志,我就给你饭吃。不然,就给你失望的“挫折”尝尝。

一位作家说得好:既是人类创造了“爱”,又是人类扭曲了“爱”。我们一方面接纳对方,一方面又用自己的尺度要求他们;我们一方面引导他们,却又按着自己的模式、自己的指标;我们尝试要了解对方,却老把我们自己摆在第一位;我们所谓的沟通,只不过一直强迫别人倾听我们……我们自以为爱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失败了。我们痛苦、埋怨、灰心,好像都是别人对不起我们,好像全世界都辜负了我们。

爱,应该是先倒空自己,不预设立场。平和地、安静地从对方的起点开始,听听他想什么、他做什么、他要什么……

我们行善助人,往往希望得到别人的回报,或者抱着一种积功德的心理,甚至以为,好事做得越多,死后必然在天堂享福。以行善为手段,以图避灾求福,说白了还是一种功利思想。万一好心没得好报,于是乎怨天尤人、责怪天道无常、人心不古。这中间还不排除有些人以行善为手段,以广告或成名等其他效应为目的。

我想,那些“爱心企业家”是否认真地想过,你的“爱心捐助”,是否是完全出于真心善意,没有夹杂一丝个人目的?没有夹杂一点功利因素?你是只出于一个热心的博爱的人的善意,还是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以换得美誉、崇敬和感恩?或者还有其他诸如广告的因素?

当然,作为一个捐助者,我们不必无端的猜疑他的动机。只是当他对受助者发生了资助再拒助的事,使我对他最初的“诚意”产生了怀疑,我无法不能不说上我的想法、看法。如果将钱捐助给一个“坏孩子”,他把收受的钱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那还有拒助的几分情理。可惜的是他们的理由只是没有及时收到“感恩”。

真诚的付出,是希望把自己所拥有的与他人分享,把一个快乐变成两个甚至更多个快乐;真诚的付出,但求一个关爱的心,然后触动心与心的感应。

我前面刚写过一小文,里边说到了人们情感因素的交叉感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用友善慈爱的心去善待一个正常的人,他没有理由不感激、不知恩!只是感激报恩的方法是因人而异的,形式也是多样的。而我倒以为那些把感恩深埋在心底的人远比那只热乎在口头上的人要好得多!更无况我们的资助者与那些贫困学子相比,一个是居于高位的能者强人,另一个是接受资助的低位弱者。我想问一下我们的“爱心企业家”,你如真是关心这些贫困学生,你也不妨弯下腰来,先给他们打电话或者去信,问问寒,叙叙暖,再给他们送上知心的温暖,这并不有失你的身份。你们真的这样做了,而这些学生对你们却不理不睬?如真是这样,学生的错!毫无疑问!

“与企业家联系少,并不是我不懂得感恩,而是不习惯这样的方式。在我看来,在学校好好学习,将来能回报社会才是最大的感恩。”面对连日来的舆论压力,那位拒助的学生王可(化名)袒露了她的心声。王可对采访的记者说;“我不知道该写什么。报喜?怕对方认为自己骄傲;报忧?又怕对方担心我向她伸手要钱。我很矛盾。”

我在网上也查到了这样的资料:有的女企业家没有给学生留电话和地址,而告知通过电子邮箱联系就好;有的只留下秘书的电话,并告诉学生,“没有要紧的事情,不用直接联系我”。这样犹如处处设防的做法,留给敏感的学生们的是什么样的思考?

“绝大多数贫困生的心是孤僻、内向、焦虑的,”中国人民大学心理研究所研究员胡邓分析,他们骨子里往往深嵌着强烈的自尊与过度的敏感。“他们的心,敏感脆弱得像玻璃。”另一位学者这么分析,因此,“猛地一撞,碎片一地。”

一个身处困境中的穷学生,他的想法可能会不同于我们这些生活无忧的常人,贫困给他造成的紧张、不安而导致的异常思想甚至举止失措,可能都是常人难以理解的。在一般人眼中,受到资助说一声“谢谢”也许很简单,俗话所谓的“叫人不蚀本,舌头上打个滚”。但贫困生由于他们特定的狭隘底层的生活环境,他们的心理世界可能会发生一些畸变;他们一直生活在阴影里,又怎么让他们挥发一种阳光心态?

再反过来看,一年的一千元,我想还不足那些老板们宴请的一桌酒钱,而平均到每个月,就只有八十多元,能解决这些学生多少问题呢?无疑是杯水车薪!要让这些可怜的孩子怎样“感恩”?说谢谢你真正帮我解决了学习、生活上的困难?而且他们还是学生,就是感恩,现在又能怎么做?你要他们打个电话给你,他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着落,绝不会有奢侈的钱去买一部手机;你要让他们写封信,但学习还刚刚开始,平常的生活又难于言说,或者他们可能要利用空余时间去打工挣多一点立生的钱,原因可能有多样,你能否互换一下角色,站在这些学生的角度去思虑一些问题?

据我所知,那些贫困的大学生,每月的全部费用最低的只有七、八十元钱,略高些的也只一百多元。一位高校的教师这样说:那些学生“他们可能拿到了一些你们的善款,但是那点钱对于他们来说,就说每年最高3000元,也连学费都不够交,他们或许能够感受到你们的爱心,但是他们仍然处于极度贫困之中,他们并没有感受到社会的温暖。我经常看到有的学生买半份菜,一份米饭,分成两份吃,这是一天的伙食。”

 

上图的图片,襄樊重型机械厂宿舍,放暑假在家的王可(化名),在自家简陋的阳台上,支起一张小桌子,给同院的两名小学生辅导暑假作业。她想提早进入自食其力的社会,只是多了一份辛苦艰难。

确实,如此的“资助”远不如不资助!因为那些资助者在让那些贫困的学生看到了人性的希望之后,又亲身饱尝了人性的失望,而且这种失望竟是他们的“恩人”“施舍”的。这种偏颇的做法在学生们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将是难于预料的。

我非常欣赏王可(化名)的做法,她在用自己忍辱负重的坚强意志,写出了一个大写的“人”字!襄樊“不感恩贫困生”也都开口:我们不会再接受资助。拒绝这样的资助,我钦佩!

我们的学生没有及时致谢、感恩,确是他们的不是,可他们毕竟还是学生,没有社会经验和生活阅历,不可能深谙生意场上那套客套近乎、尔虞我诈,他们还在接受教育,更需我们的长者能人的良好的言传身教。而同样我们的教育也存在着许多误区:这边谈无私奉献,那边要知恩图报;国人的眼里,又往往是能人强者是第一,是尊者,儿子须听老子的,学生须听教师的,年轻的须听年长的,不存在反驳和异议的余地,并没有真正从人性的角度来考虑我们的人际关系,并不理解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弱者也是人,也有他的思维感悟、性格个性、他的正常需求,还有他们的自身缺陷、人性的弱点。

来自首都高校贫困大学生状况调查资料表明:贫困大学生中60%的人因穷而感到羞愧;约1/4的人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处境;而四成以上的人不愿公开求助。这里多多少少反映了当今这些贫困生的心理状况。

我以前的文里也说过,未来人的精神疾病将是一个严重的首要的疾病。现在上海的上班族里,有百分之三十多的人患有各种心理疾病。而我们的学生、包括我们的家长,心理是否正常?为啥那位网络红人“芙蓉姐姐”会受北大、清华这国人的最高学府里的高才生们的追捧?是她的学历智商高于这些学子?还是她的身材姣好、相貌出众?这答案凡略知些“芙蓉姐姐”事儿的人都知道。我以为正是“芙蓉姐姐”那种如生活在梦幻里的我行我素的自恋型“自信”,让那些对拜金主义日盛的现实社会失去了信心的学子们仿佛在枯镐的冬天嗅到了一缕水仙花香,以致欣赏而至崇拜。

资助者自己(不是旁人的意见)认为被助者没有及时感恩而终结了资助,这无疑是已让这资助变了味。如果要求回报,普罗米修斯何必冒着天天在奥林匹斯山上饱受五脏撕裂的煎熬而把那使猿人脱离生吞活吃的野蛮时代之圣火盗给人类?

资助者自导自演了一曲人生悲喜剧,但把可怜的悲剧角色推给了无知的学生。

据说那位拒助的“爱心企业家”在停止了原先学生的资助后,要另觅学生资助,不过我想说,我如是那位新觅的学生,我将拒绝她的资助。因为得到了她的资助,无疑是背上了沉重的精神桎梏,而在那出尔反尔的变化里,诚真的人性得到了嘲弄。

我的那位朋友说得好:“人心向善,我宁愿相信那些没有说出“谢谢”的大学生们,他们大多数人内心也是怀有感激之情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们不妨多给他们一点宽容。我们只希望他们能够记住,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有很多好心人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然后,他们怀着感恩的心去回报社会,帮助更多的人,把我们的爱一代代传递下去。”

阳光把它的温暖光华施爱于大地,鲜花因此绽放艳丽,草木因此吐露碧翠,人们因此性情舒畅,生活和工作充满了活力。这里,鲜花、草木对阳光的最好回报便是尽情怒放,人们对盛开之花草的最好回报,就是努力工作、愉快生活,让自然多一点环保,少一点破坏。周而复始,我们的世界才和谐美满。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时代的希望。面对着我们孩子的困惑迷茫,他们多么希望得到多一点的人性化的关爱,少一点心灵的扭曲,我真想象鲁迅先生那样大声地呐喊:

救救我们的孩子!

(积忧了几日的思绪终于得到了释放,心里似乎暂时放下了一个包袱,但实际的事情做起来难度还很高。我们社会的人人如不真正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离和谐社会还很遥远。

也在这里谈谈我对“感恩”的看法:

我们应该都有一颗感恩的心:感恩父母的辛苦哺育、老师的偱偱诱导,感恩每天的灿烂阳光、清新空气,感恩朋友的热情帮助、热心鼓励,感恩一切使自己能够克服艰难、健康成长的种种恩惠……

但我以为,感恩应该是当事人的自觉行为

感恩不应该成为别人的意志或者需求。

 

这几天没顾得上看望朋友们,

望请谅解。)

 

【后续消息】:

事情看来又是节外生枝了,据记者调查,被资助的贫困生里,一位学生的家长竟是城管局的副局长。

令人难于置信:贫困受助也有暗箱操作?

这样家庭里的学生又怎么会去感恩那“区区1000元钱”?

他们欺骗了捐助人,也坑害了真正的贫困学生

国人的事情真是令人说不清

……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